葉永青「大觀.北迴歸線」展:究竟是安靜的,還是飛翔的

2015年1月17日-3月22日形而上畫廊的葉永青「大觀.北迴歸線」展,讓我在開幕式上首次見到「葉帥」本人,隔天還有榮幸聽他唱我作詞的「再回首」。

儘管那是個於我這種不喝酒不唱歌的人有點尷尬的晚宴,但落腳大理的藝術家卻氣定神閒,整晚面帶淺淺的笑。

我便在想著,內心的葉永青,究竟是安靜的,還是飛翔的。

從2000年起畫鳥,形似而意遲,眉筆極慢地勾勒肌理,所有線條都有三角或梯形元素,看似塗鴉卻屬工筆。而且從鳥,逐步擴及生活萬物。

「塗鴉給人快速、簡潔的印象,但如果我用很成熟的方式來描繪幼稚的東西;用很慢的過程去構造很快的意象。讓人乍看誤以為是孩子的畫,但又猛然發現畫中耐人尋味的內涵,這中間的過程是充滿玩味的,甚至對我來說是在設個騙局、陷阱般,幽觀賞者一默,上演一場無傷大雅的戲謔遊戲。」畫家如是說。

這回的鳥,不乏大畫,主體鮮明,構圖氣派,連頭的朝向都是往右,巧妙吻合個展主題「走一趟北回歸線所經之處」的某種平移感。

相形之下,十八張連作「人間三月天」,色彩斑斕,亦虛亦實,有幾何有人物,交織如日記,可看出畫者沉穩、佻達交相起伏的個性。

四連作「風花雪月」,我大概是少數把四幅畫中的隨筆文章都讀過的人。那些文字比圖像好懂,但圖像中不知所由來、也不知何所終的謎語感,卻耐尋味。

比如風的線條與顏色該如何掌握?雪的黑白如線團如墨漬,又為何以如此秩序的方位陳列?畫家在動心與動筆的兩點間,究竟如何起手與裁決,這就是觀畫最神秘的叩問。

而葉永青,相當程度滿足了我之叩問。

在〈葉永青「大觀.北迴歸線」展:究竟是安靜的,還是飛翔的〉中有 0 則留言

  1. 這種筆法很有印象
    記得那時,您微博回覆我
    這叫做眉筆工法(是女生用的眉筆喔)
    大師與大師的相遇
    在您的筆端
    我腦海中想像的畫面是
    畫家閒雲野鶴般的寫意人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