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牌

上週日陪爸媽三人麻將,有些體悟。

前面幾十分鐘,我沒胡牌過,但也沒放砲,只有人家自摸乖乖付錢。

雖沒開胡,但心思平靜,因為每一把我都在聽牌,或聽一張或兩張。

聽牌,好像是在等待機緣,你能做的都做了,所謂「準備好了」。

放砲,是犯錯,讓別人成功(得逞?)。

自摸,是對方的努力、積累,加上好運到。

安靜地等聽牌卻牌不出,說實在,這是很多人日常的遭遇。但也只能如此。盡人事聽天命。

牌桌上其實沒有win-win,可以win-win的是內心。

比如,爸媽同情我,會說:「該樂融胡牌了!」或者,我真的胡了幾把大的,爸爸會說:「好了,那該我胡一把了。」

好似牌局真的可以由我們安排。

很可愛溫馨的家庭消遣。誰贏,其實金額都小的可憐,大家僅可以豪氣又有愛心。

但我還是在想:為什麼我喜歡玩味「Ready」的狀態?雖聽牌但始終不胡,在現實中還是接近一個失敗者啊。

也許,這是我信念中的某個自保機制吧。

在〈聽牌〉中有 0 則留言

  1. 原來“聽牌”有此等妙處。
    這種狀態,的確值得反複玩味:
    蓄勢待發、卻鋒芒收斂;
    不旗鼓張揚,卻信心滿滿。
    仿佛一切正處于臨界點,
    但平衡卻在維持。
    勝券在握的快感,
    令人享受又期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