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UE北師美術館「序曲展」最後一瞥

人就是這麼懶、這麼會把眼前的事當成理所當然。知道家附近開了間大學美術館,除了開放初期某日匆匆上下瀏覽外,直到今天發現它的「序曲展」最後一天,才又走進去參觀。

空間設計不錯,與馬路、捷運、校區都有對話關係。比諸外面大美術館,建材、設備稍陽春些,但學生義工的親切令人舒服。

一、二樓的主展區為日據時代日本和台灣的西畫畫家作品,雖有大師陳澄波,我最喜歡一幅為鄭世璠的「三等車內」,可惜不過1949年作品,油彩顏色已黯淡許多。

順帶一提,因臨路一面全為大落地窗,對有壓克力覆面的畫作造成不小的反光干擾。二樓展區的投射燈設計也略嫌不足。

若非一位民眾詢問服務台B1怎麼下去,我差點錯過地下一樓「畫家與自畫像」的優秀作品。

儘管燈光頗暗,屬於那一時代人的氣氛還是昭然若揭,尤其這裡面很多都是同學、師友關係。

更因到了地下層,才看到蔡明亮為此展應邀拍攝的新作「化生」。

「化生」長32分鐘,只有四顆鏡頭,第一顆為演員李康生化妝飾演畫家陳澄波,第二顆為楊貴媚化妝到快完成後繼續吹髮接假睫毛,飾演畫家的模特兒。第三顆鏡頭為一道甬道和白門,妝點好的模特兒走出,朝觀眾走來。第四顆為兩張板凳上架木板,陳澄波平躺者,模特兒站在一旁反覆看著疑似過世的畫家,然後走開。最後在畫家遺體疊上一張同樣姿勢、角度的黑白舊照,原來是陳澄波因二二八事件遇難後死不瞑目的遺照。

但在影片中,李康生飾演的畫家,最後闔上了眼。

我曾很不喜蔡明亮的「臉」,但相當佩服這一次的「化生」。「化生」當然講的是演員透過妝髮的塑造,接近角色的扮演、化生;其實也像透過電影媒材向平面美術致敬的傳承、化生。

為何要花那麼多時間定定地拍化妝過程?不正像畫家寫生時,一筆一觸從無到有的添加與抹去,都是「時間」的化身。

在〈MoNTUE北師美術館「序曲展」最後一瞥〉中有 0 則留言

  1. 遲遲未去大概您知道早晚有機會去觀賞
    大概上午就去的吧,很好沒錯過
    週末這場水準蠻高的大學美術館一瞥頗有收穫

發佈回覆給「coco」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