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愛》,終究還是敗給鮮肉

現在看影視戲劇,本能會從幾種視角交叉看:一般觀眾(娛樂用)的,專業編劇和製作的,以及帶點文化立場(反省或批判)的。

所以當一個單身直男佛教徒大叔問我日劇《大叔的愛》推不推薦,我沒法很快回答。

2018年這七集電視劇收視率很高(2016年特別劇若不叫好叫座,也不會有七集電視劇),周遭很多人也喜歡、感動。我自己追得開心,情節的確生動。

但單身大齡美艷女生朋友觀後感是「90%絕對不會存在現實生活的夢幻愛情劇」,我卻覺得她太樂觀了(顯然她是本劇正中的目標族群),這根本是100%不可能在現實生活存在的夢幻愛情劇啊——樂觀一點,至少這是不可能在2018年現實生活存在的夢幻。

呆頭鵝30多歲直男春田,喜歡的女生是「最好羅莉一點,有巨乳,下班很晚也會做美味的晚餐;睡前陪我打遊戲,還會故意輸給我。」標準宅男幻想。

一個魯蛇業務員,先有五十歲部長離婚也要追他,後有二十多歲小鮮肉後輩阿牧示愛,最後還引發小小辦公室裡同志四角戀,以及青梅竹馬像哥們的大齡女千鶴也忽然一往傾心,桃花一開不可收拾。

從編劇角度,這網織得夠緊、夠有想像力;從演出角度,幾個角色無論輸贏都很討喜。但從兩性或同性戀角度,這根本是一首當代「草食媽寶去性慾幻想曲」,而不是什麼真有血有肉的感人情歌。

兩個同志追求者,不論權力高低,都以照顧陪伴者(從烹飪到清潔)的陰性角色接近春田,使他養成習慣,填補其生活低能,這不過是異性戀屢見不鮮的「工具人」策略移植到同性關係。編劇巧妙避開所有「你到底是不是同性戀」的自疑,也避開「同性戀應該有情也有性」的檢驗。而以一種雅俗互不侵犯、肢體點到為止的「驚嚇純情搞笑風」(日本喜劇最會了!)代替。

片名「大叔」掛帥,最終卻是年齡體格顏值相仿的同輩勝出,呼應了中老年人在婚戀市場上得繼續加油,或默默認份。

我不能不想到作家木心的話:「在愛情上,以為憑一顆心就可以無往而不利,那完全錯!形象的吸引力,殘酷得使人要搶天呼地而只得默默無言。」

是吧,春田就是在教堂裡連一個吻都沒法給部長的時刻,想起了牧的肉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