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游牧人生》:內核還是一齣女性悼念亡夫的傷逝之作

《游牧人生》(Nomadland)是好作品,但獲威尼斯金獅獎、金球獎最佳戲劇類影片、英國電影學院最佳影片、奧斯卡最佳影片等接近大滿貫殊榮,對我來說過譽了。

不過得獎就是這樣,要看你當年的對手、評審團,還有政治社會氣氛。

當然對我現在研究來說,一定還看你當年當月當日運勢,跟選舉投票差不多。有時差一天就整個翻盤(如三一九槍擊案)。

不過有趣的是,看前面你會不斷嗅出本片對美國政治經濟社會家庭從歐巴馬到川普共十六年主政荒涼一面,細微捕捉到的各種「政治正確」,但尾聲你終於確認,本片的社會寫實外衣只是很恰當的一件外衣,內核還是一齣女性悼念亡夫的傷逝之作。

我們流浪,往往是另一種承諾。對本片女主角來說,就好像是想逃離與丈夫曾有的生活氣味、卻又絕對不想忘掉對方的來回拉扯。片尾的開放(其實整部片的空間移動就是無窮的開放)到底是要繼續流浪或者回頭找對她示愛的新男人,其實已不重要。

在〈[影評]《游牧人生》:內核還是一齣女性悼念亡夫的傷逝之作〉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