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聽鬼:施寄青的通靈偵察事件簿》書評(下)

《看神聽鬼:施寄青的通靈偵察事件簿》最大的優點,也就是最大的問題。作者太想救人,想救笨女人、苦女人、懶女人、弱女人,她太痛恨父權體制,所以連帶痛恨她視為東西方父權體制幫兇的「男性中心宗教」教義。

因為和生父、繼父的恩怨糾葛被通靈人一部份揭發,作者似乎願意在晚年比較平心靜氣斟酌自己成長過程中根深蒂固的反撲心態。但,遇上她無力掌控、更不要說對抗的鬼神存在,那份不甘、不願、不想屈從的「女性主義者」、「婦運戰將」、「離婚教主」的意識型態,還是又瞬間竄出。

可惜,如果天地間有因果法則,如果這宇宙本就有各類異次元時空和隨之相應而來的彼世界法則,這可不是修一修中華民國的民法就能解決的課題。

作者太活在現世,太關心現世,太想把鬼、神、魔、天使、菩薩、上帝、佛陀擺到一個眼不見為淨的位置。也因此形成她全書立論的一個大盲點。

遇到對方說法是勸善的、是入世的、是不貶低女性的、是回歸儒家本位的,她就欣然同意,比如她與通靈人蔡伶姬投緣,因為對方反對宗教、反對法事、強調行善。她樂於引述蔡伶姬批評出家人是不事生產的植物人、批評捐錢給寺廟做功德卻不捐給社會弱勢團體等言論,認為「因蔡伶姬是通靈人,她有宿命通,能知人前世因果,絕對比我有說服力」。

反之,當蔡伶姬反對墮胎、安樂死、自殺,作者就又馬上回歸她的現實主義者立場,批評「佛教的戒殺生是見樹不見林」。一涉及生死、因果的問題,她可以馬上不同意通靈人的觀點,這時候施寄清心目中蔡伶姬還有沒有宿命通呢?讀者可能會迷惑:她到底在反對或執著些什麼?一個以前不信、現在相信有前世來生的人,卻完全不肯瞭解橫跨生死長流的因果法則、靈性法則,可能在害怕什麼?

是害怕那不屬於「她認同、服膺的入世觀」的因果法則,可能會令自己的價值體系崩盤?因果法則可以像通靈人這麼好用,想用就用,想信就信?

多看一兩遍全書,你會有啼笑皆非之感,少數通靈人感應所得的觀念,成為她對人類文明、宗教文明快意恩仇的準繩?難怪蔡伶姬在彼新書座談會上吐槽她才是真正迷信?

書中提到她直覺認為家中二樓佛堂有魔,果然被請來的道士證實。一個排斥鬼神的人會認定或感應出有「魔」,這是什麼意思?非三度空間現實世界到底長什麼樣子,生性強悍的作者到底有沒有興趣直探虎穴研究?她笑稱:「我怕過誰了?人不畏死,能奈我何?我死後一定也是個厲鬼,我會結合所有的弱勢鬼來對抗強權鬼…」

看似豪爽,但施老師,如果能這樣就糟了,如果陰間世界也一如陽間,由得我們現在想的方式主控,強悍的人仍然強悍、有錢的仍然有錢、有頭腦、有勢力的仍然有頭腦、有勢力,那麼你的各種主張理念、各種革命大業,是頂多做到這一世你退休前的規模,不可能會更成功的。因為你所謂的強權鬼絕對不甘示弱。

每每看到不相信因果的人,又要自創一些頭腦自以為是的因果,當成娛樂效果是可以的,但若真要來真心論道,似乎可以打住。因為指出邏輯誤謬容易,但某些靈性法則、生死法則、甚至有無天堂地獄、解脫涅槃等事,信與不信,非辯論可解決。至少,若宇宙有真理,絕非剛強的人為意識所能信受。

人想作主,不管是好人或壞人作主,都有力有不逮處。佛早為眾生指出僅僅「欲界」就有「六道」的異世界狀態,人只是其中一道;神通當然有,修行到一個層次,自然會出現突破六種感官的所謂「超常現象」,東西方修行人都有不同層次的神蹟或通靈力,連當代頂尖科學家也早著手正視研究所謂「人體異能」的驗證;作者自稱看了一堆佛、道、靈異參考資料,不會連這都還大驚小怪吧?

動輒求神問卜,但失去生命自覺、自決的主導性,當然不對;但一味堅持「人定勝天、事在人為、改善現實、回饋社會」的人生觀,卻實在無法解決很多人生與生命的大問題。

施寄清的人生觀並沒有什麼錯,她也確實在認真實踐,但這就只是一種「人」生觀,還有很多很多種人生觀,她不可能一手權威掌控說服。更不要說其他的「鬼」生觀、「神」生觀或「狗」生觀等等。「人」怎可能一統天下?

如果單憑人的思維和行為就能解決一切生命問題,那麼怎麼還會有這本書裡提到的、施女士親證的許多靈異事件?怎麼還會有鬼附身?還有還願、祈福或做法事超渡?怎麼還會有通靈人根據「職業心得」,教誨大眾的一些因果報應故事?

人,只憑自己以為的熱情、正義、善良、勤奮,就能避開過去世做過的一切事?施女士相信鬼神,又信了前世,那麼一直鑽牛角尖,但想在這一生創造某些成績,而毫不願理會所謂累世因果關係,無乃是種根深蒂固的「近視」?

天地間其他非人為的力量,不是人可以以雄辯或踢館否定的。天何言哉?天只是懶得理螻蟻在那邊自為是罷了。

(2004.11.01)

在〈《看神聽鬼:施寄青的通靈偵察事件簿》書評(下)〉中有 0 則留言

  1. 這位作者真的好矛盾
    從「無神論」轉變為「非無神論」
    不知書中的論點,普通讀者們怎樣理解與信服
    也比較好奇她如何想救人,想救女人,又要怎樣救

  2. 这位作者非但自我,而且还是个自相矛盾的综合体呀。或许应该说她很有些神经质。呵呵!
    相对于通灵事件,我倒更想了解关于梦境方面的问题。比如:为什么多年来我总是做被日军追杀类的恶梦?周公能解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