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聽鬼:施寄青的通靈偵察事件簿》書評(上)

《看神聽鬼:施寄青的通靈偵察事件簿》寫得好看,那是她一貫的流暢文筆與敢言態度使然。但書中許多涉及生命之理的推論過於武斷,值得商榷。

也許,作者認為自己的生命觀點有了難得的調整,應該拿出來以饗大眾。本來最討厭算命、不相信算命的婦運戰將,因緣際會轉變為寧可信其有的有神論者。這也許是她個人的一大步,但和茫茫宇宙間本就存在的諸多真相而言,個體相不相信、什麼時候相信、相信到什麼程度,實在毫不重要。

施寄青有名?和誰比有名?有名很重要嗎?神鬼會在乎才怪。佛陀或上帝更不會在乎。

作者也許認為自己的經驗很神奇,但比她故事傳奇的,多如星斗。因為親身經歷找過「高人」捉鬼、收妖、通靈、改運而調整自己對現實看法的人,只看要不要提筆為文,有沒有出版社願意出書罷了。

知識份子易自我膨脹,放大自己的感傷、驚喜或發現,其實常常只是說中「人之常情」,並沒有真的新鮮或震撼。這是我自己常有的反省惕勵,而顯然作者的「正義傲慢」仍然超越了這份自覺。

因為想解決繼父的恐慌失常,找上道士。因為道士說中一些事,也好像擺平了一些事,所以作者開始有條件「相信」。也許仍然是踢館心態作祟,也許是發揮科學實證精神吧,她陸續介紹許多人來找這位堂主算命或問事,有準有不準,有靈有不靈,但她並沒有輕易澆熄這份「研究」的興趣。

可惜,超自然現象不是普通人可以用大腦細胞「研究」的。作者絞盡腦汁、虎視眈眈,也只能從旁記錄這些「準」與不「準」、「靈」與不「靈」,而無法一窺堂奧、參究內情。

拜訪一位「堂主」不足,再去見另一位寫了數本暢銷書的通靈家庭主婦,再到其他數位——這本書本可以停留在一個好看報導書的層次,但作者卻試圖用有限的案例和說法,鞏固並合理自己長期以來對宗教、命理、因果的懷疑與怒氣,於是各種偏見就出籠了。而且,下了不少結論。

「通靈人」、「算命仙」、「出家人」當然出了很多騙子或低級貨色,但這個社會哪一行業少了這種人?豈能拿來以偏蓋全否定所有圈內人。施女士怕大家無知受騙,上了神棍的當,用心良苦,舉例教讀者一些提防辨別的方法,也算實用,但這和通靈事件的本質探討,一點關係都沒有。

一如你可以罵某些檯面政治人物蠻橫、說謊或反覆,騙群眾選票、鈔票或感情,但怎可直接否定政治學或民主制度?施女士的筆鋒雄健帶感情,援引各路戰友同盟的說詞,合她想法的,快意宣導;不合的,輕輕帶過。明顯犯了研究大忌,但她也不避諱。

甚至,只憑少數通靈人的體會與識見,要論斷宿世因果關係,更屬絕不嚴謹的「偵察」。他們也許被附身,也許沒辦法操控自己的靈力或通力,也許連是誰在透過他們傳導資訊都不清楚、不確定。這樣的人,是有些特異功能,但,和人類歷史上出現過的覺悟者、解脫者、證道者…怎麼相提並論?

區區幾個台灣通靈人說的道理,施女士就信?而且可以拿來據以打倒其他宗教的教義?這場「勝利」未免得來太輕易了吧。

作者的書名也許透露出想自比為偵探、情報員、檢察官的壯志,但內文只暴露出她徒有「淑世救人的渴慕熱情」,壓根兒沒打算、也沒有能力中立啊。

(2004.10.25)

在〈《看神聽鬼:施寄青的通靈偵察事件簿》書評(上)〉中有 0 則留言

  1. 看来这位作者是位很自我,且非常喜欢用己观点去说服别人的一类人。非客观、片面的一己之见若想通过出书达到教化他人的目的,那实在是大错特错的事情。不过,相信读者基本都有自己的评判力,比如:您这样的读者呀。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