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下大亂:川普政府的中國政策,其形成、矛盾與內幕》回顧歷年我說川普

早在2018年6月,我就嚴肅批判川普(和錯估他的某些粉):

  • 川金會的空洞,證明川普號稱「第一分鐘就能看出是否謀合」之說的虛假;證明和南韓聯合軍演在川普心中從不具一貫性;證明有人竟會為川普爭取諾貝爾和平獎幾近詐欺。
  • 到現在看不懂國際外交各種「鬼話」思惟與眉角的個體與政權,注定成為棋子、籌碼,甚至連回收價值都沒有的垃圾。
  • 針對世人的集體認知失調,川普當然不是治療師,卻是絕佳弄蛇人。

2020年6月,苦口婆心點破川普不會反共、滅共:

  • 以為美國會派兵來保護台灣、為台灣擋子彈,甚至出現美國可能在台建立四個軍事基地駐軍五萬人的假新聞愛好者,該醒一醒。
  • 辣台派名嘴或海外泛民派近期不斷升溫的「川普反共論」、「美國滅共論」,我認為是種趨於危險的「大內宣」。
  • 川普(以及尼克森、卡特一路到大小布希歷屆美國總統)的核心價值,從來不會是反中、滅共。
  • 認為美國會幫你建國,會幫你滅共,會幫十四億中國人(華人)打破重建純西方模式的政治實體,到底是歷史沒讀懂,還是腦筋特別偏執?

2020年11月,我再強調:

  • 很多海內外反共華人支持川普,只因為堅信他「堅定抗中、支持滅共」,但對不起,我從來不認為、也沒有說他是抗中與滅共的救世主。
  • 他從頭到尾關心的是生意,不是人權;是數字,不是價值。
  • 川普絕對不是「反共英雄」、或者什麼「台灣情人」。
  • 川普也沒有要因為自己信上帝,就會不惜代價拯救,被共產黨壓抑靈魂的大陸基督徒。

2021年2月,分析川普星象後說他:

  • 陰晴不定,個性翻覆,說好聽是隨機應變,說難聽就是走著瞧、看著辦。
  • 在人際關係上是非常難以建立互信的星象。
  • 意識與潛意識對沖,所以他的「知道」,也等於「不知道」。
  • 一個現實無比的馬基維利主義者,而且並沒有外人以為的「堅毅」。

2019年11月,川普接受福斯電視台專訪就說過:「我會說我們必須和香港站在一起,但我也同時和習主席站在一起。他是我的朋友,是一位很好的人。」

2020年6月,美國白宮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出版《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A White House Memoir)中揭露:

  • 中美貿易談判進行同時,香港發生大規模抗議,示威人數達150萬人。他聽到川普說:「這很重要。但我不想介入,我們也有人權問題。」
  • 去年六四天安門事件30週年,川普拒絕發表白宮聲明,連六四已30週年也搞不清楚,他說:「那是15年前,現在誰還在乎呢?我正努力達成協議。別的什麼都不想要。」
  • 川普最愛在白宮橢圓辦公室隨興比喻,先指向一枝筆的筆尖說「這是台灣」,然後再指向那張歷史悠久、名為「堅毅」的大型辦公桌說「這是中國」。

再受辱,也只能面對現實。

現在到了《華盛頓郵報》外交政策評論家與CNN政治分析師喬許羅金(Josh Rogin)新書《天下大亂:川普政府的中國政策,其形成、矛盾與內幕》(Chaos Under Heaven: Trump, Xi, and the Battle for the 21st Century),我們知道更多川普的立場:

  • 「台灣距離中國只有兩英尺,」川普對這位參議員說:「而我們在八千英里之外。如果他們入侵,我們他媽的什麼都做不了。」...這是川普真正的想法。他根本不在乎。雖然在他當總統時沒人知道這一點,但可能也沒人會感到驚訝。
  • 「川普有一次告訴我,我不要再聽你提到台灣、香港或維吾爾族,」國家安全顧問、強烈支持台灣獨立的約翰波頓在2019年回憶說:「我連西藏都不跟他提了。」

甚至,要不是白宮首席策略顧問班農(Steve Bannon)和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出手救援,郭文貴也早就被川普遣返回中國給習近平當禮物。

博明說郭文貴可能已申請政治庇護,沒辦法直接把他遣返。他也指出美國和中國沒有引渡條約。他們請求川普讓他們處理此事。

終於,川普答應了,但他還是強調,最後一定要把郭文貴交給習近平政府。

「我們一定要把他趕走,他什麼人都強姦。」川普堅持。

看完這書,睡過多年的某些華人川粉(可能是台獨派、反共派或基督教右翼派),或許該對政治人物和美國政治現實體制,再醒一次。

在〈從《天下大亂:川普政府的中國政策,其形成、矛盾與內幕》回顧歷年我說川普〉中有 3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