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沒人敢說當過喜劇演員的澤連斯基是個笑話了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大家總喜歡說他是喜劇演員出身,言下之意不無看輕。他上任之初曾因川普一通電話弄得灰頭土臉,也許有些人記憶猶新。

甚至俄羅斯入侵當日,媒體仍拿〈喜劇演員當總統 澤倫斯基如何帶領烏克蘭度過危機?〉當標題,「演員」這經歷顯然仍令大家質疑其能力。

縱然他以超過七成得票率當選,澤連斯基的批評者曾把他和一些不討喜的名流政治人物相比,例如義大利前總理貝魯斯柯尼和美國前總統川普。

其實,當今政壇,演得好、說得好、善解人意,懂得創造意象凝聚共識(甚至製造效果),未必比那些學經歷豐富的官僚菁英不是好領導人。

如今澤連斯基終於獲得戰火的加持,讓包括《德國之聲》在內的評論對他讚譽有加,這也算是時勢造英雄:

澤連斯基擁有很多政治家都不具備的品質,讓他在危機時刻大放異彩:他是一位傑出的溝通者。在未來的日子裡,他的很多語錄將會被人們傳誦,並載入史冊。
炮火只是這場戰爭的一部分。雖然在軍事上,俄羅斯氣勢逼人,烏克蘭似乎毫無希望,但是在與世界的溝通上,普京已經是澤連斯基的手下敗將。
普京毫無根據地指控烏克蘭東部發生"種族滅絕",並以"去納粹化"作為戰爭的藉口。對於澤連斯基,這簡直是開玩笑。這位烏克蘭總統是猶太人,在一個俄語家庭長大,祖父曾在蘇聯紅軍中服役,並在納粹大屠殺中失去了三個兄弟。

一個擁有基本明理的人,都可以推翻普丁「做賊喊抓賊」、「莽漢痛毆美人(因為不這樣我可能哪天會被戴綠帽)」各種自欺欺人藉口,但連貌似強硬、下台後又經常對台示好的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都不免幫普丁的出兵緩頰:

普丁絕不允許北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擴大,甚至擴大至烏克蘭。在過去高達27次的日俄高峰會中,普丁曾多次向自己透露對於美俄關係的不信任。因此普丁也只是基於防衛俄羅斯、確保安全等立場,才會發起行動。

安倍晉三跟普丁開過27次會,都不知道忽然哪根筋不對,這麼公開「體諒」核大國俄羅斯的不安全感甚於烏克蘭的不安全感。

難怪根本沒和普丁打過交道的洪秀柱也這麼「貼心」:

在俄羅斯、烏克蘭與北約之間,到底「入侵者」和「受害者」的角色該如何定義,絕對不是由我們說了算,台灣更不須迫不及待的衝上前線,扮演「抗俄制裁」的急先鋒。

又好像中國五名歷史學者(南京大學教授孫江、北京大學教授王立新、香港大學教授徐國琦、北京清華大學教授仲偉民、復旦大學教授陳雁),聯名發文「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與我們的態度」反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遭大批「五毛」圍剿而不到兩小時遭刪除並清空所有過去文章。

這篇反俄倡議書隨即在微博、微信遭到大批左派「五毛」圍剿,點名痛批5名學者「違背國家立場」、「教育界恥辱」、「五鼠鬧中華」。多名網友並表示已向有關當局舉報。

不信幾個學者是什麼媒體明星,能有多少帶風向的能力,但在中共治下,習主席都講得七彎八拐特別委婉的對俄烏之戰的立場,你們幾個學院派憑什麼出來哀嘆、力挺?領導人都沒發話呢,哪輪得到你們決定鼓掌或者喝倒彩?

牆內人常常是真忘了,哪有「違背國家立場」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呢?連普通人類的同情心大噴發,都應該要先請示一下。

澤連斯基至少到目前為止,證明自己不是個立刻夾著尾巴逃到別國避難的笑話,但這場戰爭確實讓我們更看清許多笑話。

在〈這下沒人敢說當過喜劇演員的澤連斯基是個笑話了〉中有 12 則留言

  1. 但我無法理解澤倫斯基將18-60歲男性都徵召的真正用意。

    激發愛國心?但這樣間接讓平民有被俄兵殺害的正當理由啊…甚至有平民被派駐的地點,是通往烏克蘭總統府的主幹道!而他,在此之前,從未使用過槍枝、未受過任何軍事訓練!

    而且到目前釋出的所有訊息跟影像,幾乎沒有見到正規烏克蘭軍隊。

    其三,俄派出代表團表示願意談;澤倫斯基拒絕。雖然俄有設下前提,但身為烏克蘭總統,且為民選,在此當下,不能以他的子民生命財產為先,先赴明斯克談判再說嗎?

    還是他擔心自身安危大於烏克蘭人民?

    1. 其三我的看法是,

      俄已經畫下道來,和談有兩前提
      1.要解除烏國武裝 2.要保證不答應加入北約
      預設前提如果都無法答應,怎麼談?
      去了談崩了俄羅斯分分鐘又可以說[我們想談,但你不合作]而繼續作戰
      這跟共軍對當年國民政府軍隊的[談談打打]策略如出一轍

      談判地點應經雙方協商
      俄自行宣布要在白俄,烏國從未表示同意
      哪有人自己派團到自己指定的時間、地點
      然後規定你下午幾點沒來就是你不想談

      黑社會談判也沒有這麼鴨霸

      這種氣氛、這種前提
      身為總統如果不考慮自身安危
      也該考慮自己是不是大笨蛋

      當然
      這些是我個人看法
      他內心到底怎麼想只有他知道
      至於怎麼做最好
      就連歷史都不一定能說清楚了

  2. 所以DC的Watchman永远是漫画的经典,里面也有个角色叫喜剧演员,他说过:一旦你意识到一切都是笑话,搞笑就是唯一有意义的事情。

  3. 聽到吳斯懷說,徵召16-60歲的人,和鼓勵拿汽油彈抵抗,是”義和團的做法”。我對比一下我聽過的一位退役解放軍朋友的說法: “解放軍內的教官士兵說,台灣是全民皆兵,所以當戰爭開始,看到兒童都要殺”。

    我想,對於黑幫式的政府,各種手段抵抗英應都不為過。覆巢之下無完卵?

  4. 正好到一個新聞,”丹麥開第一槍,允許公民助烏抗俄”。從吳斯懷這種人角度來看,丹麥政府大概也算義和團了吧。

    1. 前天聽到我媽有過相似的評論,用語也很像 (喜劇變悲劇),不知是否聽自某深藍政論節目? 後面還加了半段,”我們的蔡總統也一樣,得票率超高卻執政無能。小國本來就不該挑釁大國….”。

發佈回覆給「Chen Lerong」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