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接送情》成為現在的樣子

有過幾張工作合照,最後一次看《接送情》是2019年9月國家劇院版。

但我選出2018年3月,唯一一張私下相約照。謝謝大美女那次促成我們仨在東區吃甜點(儘管之後還是不熟)。

這兩天描述他的人很多,這種情況我總在第一時間自動進入失語,很多事情彷彿都被凍結。

今天我想說也該說的是:寶哥,謝謝你讓《接送情》成為現在的樣子。你期待的喜劇再合作,永難實現了。

謝謝表演藝術家顧寶明老師,寶哥好走。

在〈讓《接送情》成為現在的樣子〉中有 9 則留言

  1. 戏剧的最大魅力就是某个卡司的味道一旦不可能再搬上舞台了,之后的其他版本都是新作了;这是我唯一连续看不同场的一部戏剧,若年后看了更多的各种各样的戏后再回头看,更能回味出这部戏的精致、温情与情深,走好。

  2. 一直想再看一次《接送情》,但……

    昨晚在想:《接》首演在2016年,离昨天宝哥去世日仅是六年前的事。如果他自己知道或者说每个人知道自己将在某年离开这个世界,那当中的这几年应该能活的更有自我意愿感。那演《接》等戏剧时,他应更有自己更特别的感触。
    可惜,大家都没有未卜先知的特异功能。愿宝哥在那边继续他的戏剧表演。

  3. 我唯一對他印象深刻的是2000年播的「俠女闖天關」
    在裡面他演武媽
    他對女主角特別好
    記得有一幕為了讓女主角吃上熱乎的餡餅
    他把剛烙好的餡餅貼身放在胸口
    當他把熱呼呼的餅笑著遞給女主角時
    胸口的皮膚都被燙傷了
    當時我看到那一幕瞬間淚流滿面
    一晃都二十二年了

發佈回覆給「黃黃」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