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羅紫玫瑰」:飽滿到溢出銀幕的想像

2014金馬奇幻影展選片。1985年的「開羅紫玫瑰」(The Purple Rose of Cairo),大銀幕上視訊和聲訊竟都殘毀的厲害,但飽滿到溢出銀幕的想像,對人生虛實愛情真偽的洞察,仍無人能出其右,伍迪艾倫(Woody Allen)經典之一,無論何時看都還是歷久彌新。

隱約預告了「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的穿越,不同時空的人相會相愛,但更酷的是創造影史最大想像之一:銀幕中人直接走下戲院,且狂熱愛上女主角。二十九年前我初看的驚喜,與這晚滿座新生代的驚喜,一模一樣。

不是鬧劇,卻讓人絕大部分時間笑不攏嘴。戲裡的人那麼認真,可觀眾卻知道(編導聰明地誘使、操縱我們知道)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這難道有可能…我們一整個跌入浪漫的虛構中,在為劇中人擔心之前,先享受那白日夢般的瑰麗。

一如黑白的戲中戲,男主角在尋找一朵傳說中盛放在埃及皇宮的紫玫瑰,但最終沒找到。本片揭露了婚姻與愛情的殘暴本質:經久不謝的神奇玫瑰,並不存在。

本片讓大家開懷許久後,最後幾分鐘的反高潮(其實對伍迪艾倫老觀眾來說,這份懸念早就懸著了),我個人認為從情節到停在女主角的鏡頭,感人之深邃、柔腸之糾結,直追1957年費里尼黑白經典「卡比里亞之夜」(Le Notti di Cabiria)的結尾。

真實的人嚮往虛構的人生,虛構的人卻想進入現實,這是本片重要奇想,但本片高明在一人分飾二角的男演員也來到女主角的現實,讓「二位一體」這件事有了分裂的辯證。你如何創造藝術,藝術卻又可能不受控地背叛了你,導演擬人化了所有創作者自虐的重大樂趣。

對愛情似乎永不樂觀的他,也深刻點撥了愛看偶像劇、羅曼史的觀眾,不是只有「來自星星的你」可讓人如醉如癡,當人想「物化」任一銀幕角色,那角色就可反過來攫奪我們的精力。不同於犬儒學者的批判,電影導演似乎很樂意驅使我們乖乖奉上這份癡迷,一如片中女主角看似身陷和三個男人的關係,但女弱男強的依賴態勢卻如出一轍。

藉由這次焦點導演單元,有幸回顧伍迪艾倫若干早期重要作品,不管私生活如何,我真的更崇拜他的電影技藝了。

在〈「開羅紫玫瑰」:飽滿到溢出銀幕的想像〉中有 0 則留言

  1. 看了这篇影评,我想说这应是我最想看的一部伍大师作品。此片带给你这再一次惊喜的感觉应该胜过29年前的初次吧。因为这份能带给观众29年不变的惊喜正是体现一部作品无穷魅力的最好证明。

  2. 看过电影后再读本文,真的要说实在佩服编导的这番奇幻式的故事安排。当剧中人走下银幕爱上她的那些桥段让我这个观者都实在感觉幸福快乐满满,但最后的这一结局却让我感觉心情有三百六十度的大转折,因此甚至让我伤感许久。坦白说,最后当要女主角在戏中人和现实中那个扮演者之间做决定的时候,我就感觉她选错了。如换做我,我肯定选跟着那个银幕中走下来的戏中人走。而她最终如此悲惨的结局仿佛是伍大师对这世上一切爱情都是假的、都是转瞬即逝的无情“揭露”。

發佈回覆給「蒲公英」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