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心風暴」:溝通之門關上,自毀與毀人開啟

可能為了配合正能量父親角色,首次執導「美國心風暴」(American Pastoral)的伊旺麥奎格(Ewan McGregor),從頭到尾帥得太正派、太沒層次,經歷單純、幸福到心碎的他,比起身邊兩個女人,造型上少了一點說服力。

但這確實是一首值得思考與面對的大時代小人物悲歌。

首先,偏執狂已夠難相處,如果還是青少年偏執狂,就更難相處。如果這青少年偏執狂還是自己的獨生女,你該採寬鬆還是高壓手段?

更致命的,如果這獨生女青少年偏執狂,帶有口吃兼戀父情結,有一點缺陷卻還不到無法融入社會的弱勢,身為父親的你該採柔性還是剛性管教?

如果再加上整個國家處於反越戰、爭民權、求解放、要女權、滿天烽火的六十年代背景,一個純樸小鎮的爸媽,對子女的權威到底還剩幾文?

精神治療師、政治新聞、社會運動份子,對這個口吃少女的影響力,顯然都來得比爸媽更具滲透力。一個明明出身富裕卻鄙視中產生活與價值觀的未成年憤青,在成長過程中顯然更喜歡火的熾烈、鋼的無情。滿口人道與和平,卻失去學習與理解承載人道與和平這些空泛概念的「真實社會」的興趣。

「認知偏差」(cognitive bias)遂形成本片的重要基調,女兒抹黑爸媽(並沒那麼高大上的)出身,如紅衛兵一般塑造假想的階級敵人,只為定義自我為革命黨的幻覺,親人明明不是那樣的人卻被定罪為「那樣的人」。

爸爸又過度抹白明明已犯罪走偏的女兒,終其生帶著內疚與陌生罪悔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而欠缺對人性與時代的真實理解。

於是溝通之門關上,自毀與毀人開啟。

女兒從爆破殺人的罪犯到連吐氣都怕傷害空中微生物的教徒,完全可以從心理學找到解答,也可以讓觀眾聯想:許多憤青如何在某種(自動或被迫的)倉皇繳械後,完全變了另一個人。

這故事不複雜,但絕非一部可以簡單看過的作品。

在〈「美國心風暴」:溝通之門關上,自毀與毀人開啟〉中有 2 則留言

  1. 溝通之門關上,自毀與毀人開啓
    這標題這篇文,如果我昨天看到
    那簡直是和我的生活“對接”了
    因為與孩子溝通出現很大的問題
    三個人都快走近崩潰邊緣
    還好因為有愛(這個軟肋)又讓大家恢復平靜與平常,我檢討
    找到預告片了,田園牧歌般的風景又有怎樣的戲劇張力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