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神的傳記》2

就算不再計較人類的出身到底特別尊貴或低劣,《神的傳記》作者好奇聖經中耶和華對人類有什麼樣的旨意?

我們的存在,該聽從神的哪些話?地球上到處是「以神之名」說的話,到底神關心我們哪些事情?

大洪水後,全人類的新祖宗挪亞築了壇,對耶和華獻上潔淨動物燔祭。這是聖經中首次的獻祭(不曉得哪些可憐的、剛剛逃離洪水的動物,被挑上當犧牲品?)。人的這項發明似乎取悅了神,但神仍嘀咕著:「人從小時心裡懷著惡念。」這份嫌棄看來根深柢固,不是用祭祀可以擺平的。

事實上,神沒有要求挪亞獻祭,甚至沒有要求人類敬拜。作者研究出:在這一階段,神與人的對話似乎缺少階級性的繁文縟節,和後世相差甚大。

神與挪亞立約,讓人管理並吃食一切上天下海的動植物,但禁止人類互相殺戮。作者提醒我們:「這條禁止人類彼此殺戮的誡命,正是在耶和華讓人類大量流血之後,不管怎麼說他都奪走許多人的性命。」

他推敲:「神限制人類的破壞能力,禁止人類毀滅,是因為神本身扮演著毀滅者和創造者的雙重角色。」人不能當上帝的競爭者。

他是否暗示一貫只把神當成創造者的信徒,也該把祂想成是毀滅者?耶和華兼具這兩者,而且一直如此,從未遮掩。只把祂想成是慈愛的父,是太不瞭解祂了?

另外,作者研究到「性」在人神關係中所佔的詭異角色,和殺戮幾乎同樣重要。一個是生養,一個是毀滅,神每次的應許都像是在宣告這些能力不是人「已經得到的」,而是在神手上收放自如的。

比如耶和華五次向亞伯蘭應許後裔興旺,但他直到九十九歲都還未得子,而神在最後一次應許時,反多出一個先決條件,要求他和後代子孫都得行割禮,將陰莖上的包皮獻上。

這個對神顯然無用的包皮,形而上地表達了神對於人類生殖力,要求百分之百的掌控與介入。這是一種分階段吐露、由神「要」來的臣服?

神對祂揀選的主角的試探似乎上了癮。即便亞伯蘭後來得子,幾年後,耶和華又要求這老爸將愛子殺掉作為燔祭。經文中完全看不出亞伯蘭是否帶著不情願或懷疑,甚至也不知道他是否會在最終一刻殺死小孩,還是佯做服從,內心懷著與耶和華對賭的僥倖?就好像玩俄羅斯輪盤賭一樣。

但神卻似乎滿意了。或者,作者推敲,神也恐懼?神必須履踐原先給亞伯蘭的諾言?祂不能讓他這樣斷子絕孫?

作者發現:亞伯蘭後來對自己與神的誓約有更多自信,甚至會向別人預示神的作為,人類開始「以神之名」,在此之前,人類是不曾推論耶和華的思想與作為的。誓約變成一把雙面刃,而耶和華「開始採取守勢。他被以往的承諾束縛住了。」

當亞伯蘭運用神的恩賜,在現實中去做一些與人爭奪攻伐的事情時,他開始打著神的招牌保證。

神要求人類的服從並給予利益,反過來也變成人的保護者與關係人。神開始被個人化、民族化、功能化。神要管生孩子、打仗和催繳債務。

套句作者的結論:「故事開始時,亞伯拉罕是屬於耶和華的,但故事結尾時卻主客異位,變成耶和華屬於亞伯拉罕。」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在上古時期,那時人類認知的神也不只耶和華一個。遠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宗教中,就有專門為人類排紛解憂、專屬個人的神,也就是兩軍打仗,或者不同村落王國侍奉後可以要求降福保佑的神,而非掌管全人類、甚至全世界的一神。

眾多歷史學家早就考據出聖經非出自一人、一代之手,而是「有位編輯結合當時遺留的文字與口語傳說故事,包括以色列和其他國家等不同文化淵源,編纂成某種單一文本。」

那麼可不可能這裡面描述的主角,有很大一部份取材自上古中亞民族的共同記憶、再加上個別發展的創作?

如果此說是真,那麼耶和華到底是不是創世之神?耶和華前後顛倒或反覆所呈現的「神性」,是否可能來自各民族各自認知拼湊後的多面「人格」,而不是一個天外飛來的至高無上的始創特質?

(2004.08.05)

在〈我看《神的傳記》2〉中有 0 則留言

  1. 我們都是前一週預錄
    剛好今天錄音
    就在前面補上幾句話說明下
    否則聽眾會覺得有點怪異
    談他卻不談他的死訊

  2. 聽到您的補錄了,乍聽還以為是今天錄的,聽到內容部分就知道是之前錄好的了,補錄很有必要,只是覺得無巧不成書啊,這書推的時點和您節目的時點就剛好是賈伯斯過世的日子,也算是一種紀念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