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與分離都有焦慮,都有未知

美劇《良醫墨非》(The Good Doctor)第一季有兩集名為「島(上、下)」很有趣,主題談獨立。

雙胞胎頭部連體嬰動分離手術,術後一個清醒了另個昏迷,醫生想停掉姐姐凱蒂的呼吸器,把心臟捐給妹妹珍妮,不料凱蒂被拔管後沒死。尚恩墨非想到一個方法,然後又造成連鎖反應,過程相當曲折,總之,最後還是只能一個活下來。

連體嬰從面臨是否要動分割手術,但之後誰能活誰不能活,是要一個活(而帶著另一個人的器官與祝福而活下去),都是「島」的困境與機會。

一如男主角尚恩面對從小照顧他、教育他、甚至以自己醫院院長官位保薦他的葛拉斯曼醫師,也有心理壓力,在這兩集爆發了他遲來的青春反抗期,任性出走兩天和隔壁室友莉亞出遊、初吻、喝酒、無照駕車,回到醫院後還提離職。

連體嬰的媽媽要懂放手,連體嬰之一也要。葛拉斯曼醫生對尚恩也需要。最後,在葛拉斯曼醫生答應不再做「教父」,不再像管小孩一樣管他、擔心他後,尚恩反決定收回辭呈,留下來。莉亞卻為了創業而離開聖荷西,回去小鎮。

尚恩因愛情的滋潤,意識到工作與生活上該獨立,卻也在剛剛獨立後失去萌芽的愛情,因為對方也要從大企業辭職追求獨立。

這世界上如果大家都要追求個體意識,必然會面臨關係的各種動盪。

一如連體嬰在獨立與分離間都有焦慮,都有未知。

個人是個島,台灣不也是島?

在〈獨立與分離都有焦慮,都有未知〉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回覆給「TK」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