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證]中華民國真正國父?袁世凱「成功帶來詛咒」的一生

辛亥革命紀念剛過,談談袁世凱。

(如果連孫中山都不知道的小朋友,大概對袁世凱就更有聽沒有懂了)

袁世凱的時辰,源自民國命理高手袁樹珊命譜,本無可懷疑。但大事記排下來,還是有讓人搔腦之處。我起過別的時辰,一大圈兜兜轉轉,還是暫且回歸袁老所述。

劉仲敬稱讚:「袁世凱雖然少年無賴,但後半生一直是負有責任感的人。在可以拆爛污的地方,通常不會利用機會。」此話對也不對。

紫微斗數盤一排,就知道,他是命宮空宮,缺乏中心思想而隨波逐流、因勢利導之人。端看是什麼波、什麼勢,把他帶上天堂或住進套房。

做很多事,袁也沒手軟。在光緒皇帝命懸一線求他時,他選邊站到慈禧太后和榮祿這邊。在清廷和革命黨人之間,他享受待價而沽。甚至逼宮隆裕太后、(被懷疑)刺殺宋教仁、解散國民黨、包圍國會逼議員選他為大總統等事上,他都有心狠手辣一面(而且的確很順利地拆爛汙了)。

甚至,因殺人多,曾被稱為清末三屠的「人屠」。

他事業宮很旺,但成中見破,越旺越敗。精神宮很差,容易自尋煩惱或做錯決定。甚至,走到最好的一個大運,疾厄宮卻最差,所以在巔峰很快就死了。

袁世凱命盤上很多大運、流年,都是類似「成功帶來詛咒」。

鬼谷子對此命格有詩云:「花開正是春三月,只恐狂風一夜飆。」

所以你說他本來可以更壞、更爛(誰不是呢),也說得通,他本命不是惡人,只是心機多了點而已。但他過於依賴外境,自身學問與判斷力都不足,總是種下各種敗因。

很多人站在不同利害關係角度,罵他罵得很難聽:

曾被推舉為臨時大總統,讓賢改推孫中山的黃興,稱袁世凱為「極惡之人」。

清末維新派首領之一梁啟超說:「袁氏自身,原不知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何在,以為一切人類通性,惟見白刃則戰慄,見黃金則膜拜,吾挾此二物以臨天下,夫何其不得者。」(袁世凱沒這麼唯利是圖)

康有為《討袁世凱檄》:「國賊袁世凱者,蜂目忍人,豺聲亂性,含奸藪(ㄙㄡ ˇ、聚集) 慝(ㄊㄜˋ,邪惡),蘊毒滔天。」(歷史上很多讀書人罵人都很狠)

但當過袁世凱外交秘書的知名外交官顧維鈞,稱其:「堅強有魄力,誰一見他也會覺得他是一個野心勃勃、堅決果斷、天生的領袖人物...他是個實幹家,卓越的行政官吏、領袖人物。」袁也的確在掌權幾年試圖為救國救民做些事。

但最讓我覺得有意思的是,民國初年國事如麻、財政困窘、軍人囂張、外侮頻仍,需要煩心的事那麼多,但袁世凱不管在臨時大總統或正式大總統位子上,竟然特別生出一種科舉落第的補償意識,對儒學產生「報復式提倡」。

跟失意文人毛澤東後來破四舊不同,袁世凱1912年頒布《尊崇倫常文》,提倡國民尊崇儒家倫常;1913年頒布《尊崇孔聖文》,在《中華民國憲法草案》規定:「國民教育以孔子之道為修身大本」;1914頒布《祭孔令》,明令中央和各地方須在孔子誕辰之日舉行祭孔活動;《箴規世道人心告令》中稱「忠孝節義」為國粹,指責亂黨破壞中國社會秩序。

「一個國家不必愁貧,不必憂弱,惟獨國民道德若喪亡,則乃必魚爛土崩而不可救」,袁世凱這些話讓我想到很多政治獨裁者,都是要人民貧弱,也要大家乖乖奉行他們想要的「某些適合趴在地上的倫常道德」。

這時候必須引用劉仲敬談袁世凱時另段精闢的諷刺,作為結束:

儒家的問題是,解決不了誰做功臣(輸家)、誰做皇帝的問題。自相殘殺是唯一的辦法,誰贏誰就有理。儒家只負責事後站出來,跟勝利者合作。

在〈[驗證]中華民國真正國父?袁世凱「成功帶來詛咒」的一生〉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回覆給「小小強」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